砌块成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砌块成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伦集团疑涉6亿高利贷四川金顶供血伤身

发布时间:2021-01-21 19:39:49 阅读: 来源:砌块成型机厂家

去年的5月12日,汶川地震的波及让四川金顶(600678)的所有职工都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年以后,另一场“地震”也给这片宁静的厂区带来了震动。

4月底,香溢融通的一纸诉讼将四川金顶可能卷入违规担保的风险曝出。而所有不利的证供,几乎都指向四川金顶背后的大股东华伦集团。这家曾经的明星企业不仅债务缠身、涉及6亿元民间借贷,而且被疑违规担保、掏空上市公司,甚至华伦集团即将破产的传闻都已甚嚣尘上。

四川金顶面临停产风险

走进四川金顶的厂区,根本无法将眼前的情景与一个危机重重的企业联系在一起。一进大门,只见一排排水泥运输车排着队过秤,等着运走水泥;厂区里机器声轰鸣,生产线马不停蹄地运转,一切看上去都井然有序。

不仅如此,据目前了解的情况,现四川金顶水泥平均销售价格430元/吨,成本290元/吨,预计约有30%的毛利,而且四川金顶正在实施日产4500吨干法水泥技术改造,预计将于今年6月28日竣工投产,投产后每月盈利约800万元。

然而,有序的背后却藏有隐患。“公司的大宗材料储备不足或是备配件供应不及时,都有可能导致四川金顶的停产。”四川金顶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四川金顶的现金流非常紧张,正常的生产运作款无法得到确保,虽然目前尚不至于停产,但是停产的风险却一直存在。”

四川金顶负责生产的管理人员向记者介绍,受益于水泥行业的热门形势及四川灾后重建工作,目前四川金顶的生产销售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但是这种情况很可能维持不了多久了。“由于四川灾后重建,水泥的需求量非常大,去年水泥的价格上涨高,有很多厂家已上马水泥生产线,由于水泥生产线的建设投产大约需要一年时间,因此产量正在逐步释放出来,目前水泥价格已开始回落,但这可能还只是一个开始,到了今年年底,大量产能可能还将集中释放,届时,景气行情能否维持将成未知之数。在现金流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四川金顶究竟能顶几个月很难说。”

目前四川金顶已经很难支付到期银行利息、职工工资,拖欠相关税费等,4月当月流动资金缺口2000万元左右,还有近5000万贷款到期需资金归还办理转贷。职工人心不稳,企业面临全面停产的严峻局面。

这一局面已经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其实,乐山市政府的角色很尴尬。”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他们能够控制的话语权非常有限,在四川金顶改制之后,他们已经不是四川金顶的股东,没有控制权。四川金顶对他们来说只是辖区内的一家普通企业,如果没有出现税收及维稳问题,市政府很难插手。”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四川金顶的各项资产被冻结或遭到诉前保全,就连乐山市国资公司也因华伦集团没有按照原资产转让合同约定条款履行职工安置义务向华伦集团及四川金顶提出起诉,并冻结了相关资产。

对此,乐山市政府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这其实是在抢冻结。由于不知道华伦集团究竟利用上市公司资产的借贷有多少,因此乐山方面希望在第一时间将金顶的资产予以冻结以作保全,这一方面是为了便于对四川金顶资产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证省内债权银行的资产安全。

股权转让埋下隐患

不论是乐山市政府还是四川金顶内部,大家都清楚华伦集团进来之后没有给上市公司带来过什么实质性的发展。

数年前,乐山市政府为落实“国退民进”政策,将四川金顶作为“靓女先嫁”的典型公开招“驸马”。其时,一系列国内外水泥集团均竞相招标,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名不见经传、资产实力有限而且没有任何水泥行业从业经验的华伦集团,最终以高出对手4厘/股的微弱优势摘得头牌。

“当时股权给华伦集团的时候,乐山市政府与华伦集团达成协议,华伦集团是要帮助上市公司扩张产能、做大做强。”四川金顶的内部人士向记者介绍,“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做到。他们没有给上市公司增资,倒是去外面建了很多水泥厂。”

华伦集团原本是水泥产业的门外汉,在顺利进入四川金顶,拥有了技术团队之后,又在四川省内的攀枝花、广元、仁寿三地相继布点。

据四川金顶相关人士介绍,地处广元的水泥厂在建成后被华伦集团出售了。原本这家公司是要卖给四川金顶的,但广元厂在地震后损毁严重,华伦集团只得作罢。布点在攀枝花的是华伦集团通过浙江大地纸业集团有限公司控制的攀枝花大地水泥有限公司,其子公司攀枝花市金帆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后被四川金顶收购,而另一地处仁寿的水泥厂就是后来卖给四川金顶的人民水泥厂。

虽然频繁收购华伦集团的资产,但其实四川金顶的资金并不宽裕。2007年下半年,美国泰山投资公司对四川金顶的峨眉山特种水泥有限公司增资1400万美元,从而持有了峨眉山特种水泥49%股权。“当时四川金顶想再建设一条水泥生产线,但是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因此选择了引进投资者来融资。”四川金顶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当时合资的条件非常苛刻,虽然我们持股51%,但是其实根本没有绝对控制权。只是因为没有资金,所以别无他法。”

然而就在这样的背景下,2007年8月,上市公司却斥资5750万元购买了四川金沙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攀枝花市金帆工贸有限责任公司98%的股权。

记者到攀枝花大地水泥调查之后得知,所谓金沙水泥即为攀枝花市大地水泥有限公司,后者由前者改制而来,在改制后成为浙江大地纸业集团旗下公司,但因知名度等原因,目前同一个企业,两个名字并存。而这家攀枝花市金帆工贸有限责任公司,是改制前的金沙水泥为了专营主业而分立出来的后勤公司,四川金顶斥资5750万元购买的公司,一度专门负责金沙水泥的绿化、保洁、服务等工作。在大地水泥办公区内,原本有这家公司的几间办公室,但是记者到达时,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连公司的标牌也不见踪影。大地水泥的一名员工还对记者言之凿凿地说:“金帆工贸早没了,这家公司早关门了。”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在这一转让发生前后,华伦集团与ST秦岭签署了转让协议,财力并不雄厚的华伦集团一口气掏出了1.9亿元的保证金。

大地水泥同样危急

故事说到这里,攀枝花大地水泥与四川金顶便不能分开来看了。由于攀枝花大地水泥与四川金顶之间的交易、互保不断,因此这家公司到底与四川金顶是什么关系,一直备受争议。华伦集团此前还曾公告,否认其与攀枝花大地水泥之间有关联关系。

记者到大地水泥采访时询问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一脸迷茫地告诉记者:“我们一直知道自己是浙江大地纸业的子公司,以前也以为浙江大地纸业就是华伦集团的子公司,产区里至今还有一块华伦集团销售公司的牌子。听说那是大地水泥的销售公司想借集团公司的大名头才弄出来的,但如今华伦集团矢口否认了与大地纸业的关系,现在我们也不明白了。”

但是让他们糊涂的并不止如此。这家公司有石灰石矿产资源,销售也不愁,却一直处于现金流极度紧张之中。

“我们造血,但是血却不知输送到哪里去了。”大地水泥的一名内部人员告诉记者。

据介绍,大地水泥原本有四条湿法水泥生产线,根据国家关停落后产能的计划,其1号、2号生产线先后关停,现在主要运作的是3号、4号生产线,但依据国家政策,这两条线在2010年底前也要关停,届时大地水泥何去何从尚未可知。

原本大地水泥可以避免这种绝望的前景。2007年,大地水泥的一条全新生产线建成投产,这便是与攀枝花环业冶金渣有限公司合资的攀枝花大地环业水泥有限公司。然而,刚刚建成不久,浙江大地便溢价转手,先是拟转手给四川金顶,但合资方攀枝花环业冶金渣有限公司以优先受让权将51%股权买走,“现金为王”的华伦集团收获近亿元现金。但这对于攀枝花大地水泥的职工来说不啻晴天霹雳,由于落后产能的停产难以避免,因此他们曾将这一新线当作生产希望。

卖出大笔股权的大地水泥资金压力竟丝毫不见缓解。到了2008年11月,偌大一个公司由于交不出区区100万元电费而导致停产,职工集体上访事件由此触发。幸得攀枝花西区政府紧急介入,拿出200万元缴纳电费、职工五金等,才帮助大地水泥重新复工。

“之后华伦集团曾拿出900万元帮大地水泥恢复生产,但此后的支持一直很不到位。”攀枝花西区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我们正在帮助大地水泥进行技术改造,目前大地水泥还处于大体持平,轻微亏损状态。”

西区政府官员对于大地水泥的情况非常焦虑:“大地水泥本身的问题都可以解决,但是现在华伦集团到底有多大的窟窿不清楚,大地水泥究竟有多少资产质押没有浮出水面也不清楚,现在最怕的就是受到华伦集团的波及。毕竟这关系到大地水泥800个家庭稳定的大问题。”

另据消息,华伦集团派驻大地水泥的几名管理人员已经因为经济犯罪而被政法部门监控,具体原因还不明了。

上市公司成输血机

2008年11月正是大地水泥水泥乃至整个华伦集团最危难的时候,也就在这个时候四川金顶又一次“单骑救主”。

就在11月21日大地水泥恢复生产的这天,四川金顶完成了对人民水泥的资产收购,且不说从公开资料就能看出人民水泥盈利能力差强人意,仅这一项收购,四川金顶就要拿出现金2.5亿元,而同年四川金顶的净利润才2265.7万元。

记者前去攀枝花大地水泥采访时,一名生产技术人员告诉记者:“如果是我,我是绝不会买人民水泥厂的,如果四川金顶自己投资一条生产线,不仅质量能比人民水泥好,而且还能更便宜。”据介绍,由于之前人民水泥一直亏损,四川金顶入驻后又进行了“二次投入”,对人民水泥的技术线进行整修改造,而此间的投入成本另当别论。

据记者了解,四川金顶如此这般“忠诚”地实施华伦集团战略方针,与公司的管理层结构密切相关。

据四川金顶相关人士介绍:“四川金顶董事会的9名成员全部来自浙江,第一第二大股东基本上包揽了董事会席位,连独立董事都是他们选定的。”于是,四川金顶的历次董事会常以通讯方式召开,甚至还有在富阳召开四川金顶董事会的情况。

“所以,凡是董事会决定的事情,四川金顶只有操作的份,而董事会可以听四川金顶方面的意见,也可以不听。因为,真正在四川金顶里扎根的人都不是董事会的成员。”一位四川金顶相关人士告诉记者,“陈建龙很少到四川金顶来的,派驻在四川金顶的人员也非很少,而且更换非常频繁,时常是今年来了,明年就走了。双方的疏离都是明摆着的。”

“不论是四川金顶还是攀枝花大地水泥都成了华伦集团的抽水机,再加上此前华伦集团一直不断地在套现四川金顶股权,那么那些资金流向哪里了呢?华伦集团的资金窟窿究竟有多大呢?这是最关键的问题。”攀枝花西区相关人士如是说。

华伦集团多元扩张吞苦果

在全国百强县浙江富阳,华伦集团实力雄踞前三甲,获誉颇多。在2002年度福布斯中国内地私营企业纳税50强排行榜上,华伦排名39;2007年入选全国民企500强。截至去年末,华伦集团掌控的企业达23家,销售额20.97亿元,上缴税收1.52亿元。

但在创业的23年间,这个低调富豪几乎没有接受过记者采访。5月13日,记者在富阳多次打车,“的哥”居然都不知晓华伦集团总部藏身何处。经辗转打听,记者来到迎宾北路7号的华伦集团有限公司所在地——一幢临街的7层普通小楼,左侧紧挨着民房,外部装饰略显陈旧且未挂招牌,大厅空无一人。附近居民证实,这就是华伦集团总部。

距富阳城区约3公里处的迎宾北路199号,这里曾经是华伦集团的核心产业——通信产业的生产基地,但5月13日,记者现场见到的景象是,厂房四周杂草丛生,几乎没有车辆进出,从门口透过厂房玻璃往里观望,里面的工人以个位数计。

当地一位曾与华伦有过生意往来的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上世纪90年代初,陈建龙利用通信电缆的低谷期,大肆租赁、购买多家企业的闲置设备和厂房,随着通信业迎来“黄金周期”,他的资产迅速膨胀,并在通信业奠定地位。但2005年前后,由于生产电缆的最主要原材料铜及其他塑料制品价格飞涨,加上同业竞争愈演愈烈,电缆的利润微乎其微,陈建龙在通信行业逐渐收缩战线,“华伦的电缆大概3年前就已经停产,现在只做很少量的光缆。”

华伦发展初期倚重的另一主业造纸业,也因利润低薄及环保等因素而渐渐“失宠”。此后,“胆子很大”的陈建龙渐渐着迷于“多元化”,其中汽车贸易城算得上一桩大手笔。据《富阳日报》报道,2007年8月动工的华伦汽贸城总投资约3亿元,是富阳市政府2007年十件大事之一,2008年初一期建成。但记者在汽贸城一期项目所在的迎宾北路200号看到,这里仅有一家占地面积并不算大的广本4S店。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该店面是华伦老厂房改造后出租给4S店的,汽贸城的蓝图本应矗立在华伦通信集团的地块上,但因资金问题迟迟未开工。

高利润的房地产是陈建龙的另一主攻方向。据了解,华伦集团旗下拥有杭州远大房地产有限公司,在富阳市区开发有“锦华园”楼盘,但盘子并不大,在当地知名度也不高。

前述知情人士评价说,陈建龙凭借过人的胆识快速扩张,但由于自有资金太少,负债率一直很高,不得不通过资产腾挪拆东墙补西墙。他对资本市场的陌生和冒进,使其屡屡犯下低级错误,终被打回原形。

5月13、14日,本报记者多次拨打陈建龙的手机,他以“在开会”为由匆匆挂断;发去的短信亦无回复。富阳市政府有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造纸和通信产业低迷,华伦集团目前最优质的资产就是四川的水泥资产。

政府施救有心无力

据了解,早在去年底,过度扩张的华伦集团资金链几近崩盘,不得已向富阳市政府请求支持。富阳市政府启动应急转贷资金,为华伦集团安排转贷1.8555亿元;协调富阳农村合作银行及担保单位,为其增加银行贷款4000万;同时政府依法吸储了华伦集团的一宗土地及房产,向华伦集团支付2000万元。

但促动富阳市政府升格“危机等级”的是华伦集团民间借贷的浮出水面。3月18日,债权人许金梁向富阳市法院提起诉讼,涉及约2000万元的民间借贷。“华伦集团牵涉民间借贷,可能影响到地方经济、金融的稳定,因此市政府十分重视。”富阳市政府有关人士说,“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后面还潜藏着多少隐性债权人。”

4月1日,富阳市各部门联合成立华伦集团经营危机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由市长张锦铭亲任组长。4月13日,富阳召开华伦集团债权银行恳谈会并签订协议,明确2009年底前各银行对华伦不压贷、不延贷、不收贷,同时全面开展华伦集团资产清理工作。

富阳市政府有关部门独家提供给本报的一份材料显示,事发后,当地政府曾主动与四川金顶、陕西秦岭方面的沟通协商。4月6日至9日,富阳市副市长潘祖光带队赴陕西、四川等地政府部门沟通;4月15日,乐山市经委主任和峨眉山市市长来富阳沟通,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努力维持华伦集团及四川金顶集团的生产经营稳定。

“但4月17日,乐山市政府突然单方面采取了强制措施,对四川金顶资产申请诉前保全,部分资产被法院查封,使原已稳定的局势急转直下。”富阳市华伦集团经营危机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一位成员对记者说,4月18日,富阳市副市长陆洪勤再赴乐山市政府进行沟通,要求对方协调撤销或延后冻结四川金顶的诉前保全,但遭对方否决,“导致华伦集团的危机升级,处置工作处于被动局面。”

之后,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连环诉讼”的故事持续上演,四川和浙江的债权人开始密集提起诉讼,争相对华伦集团及四川金顶的资产提请诉前保全。

涉及6亿民间借贷

对于华伦集团银行欠债和民间借贷的数额,富阳市政府保持缄默。本报从浙江法院系统获得的权威消息称,根据有关部门1个月前的资产调查,华伦集团背负的债务总额约10亿元,其中民间借贷规模高达6亿元。当地一位放贷人向本报记者透露,富阳的地下金融比较活跃,短期借款的月利率约7、8分,最高的可达30%,“很多当地企业多少都有牵涉”。据本报调查,在浙江当地,除了已披露的建设银行(601939)、兴业银行(601166)、元泰典当等诉华伦集团及子公司案件外,其他多家金融机构和多位民间放贷人,均已将“华伦系”诉诸法庭。上述法院人士向本报透露,由于华伦系牵涉的案子很多、融资金额较大,且涉及多个分散的债权人,浙江省高院已指定由杭州市中院集中管辖审理。此前,浙江采用集中管辖审理执行的首例案件,是去年10月爆发的绍兴江龙集团案。

昔日的“明星企业”瞬间垮塌,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5月13日,在当地官方网站组织的“网上民主恳谈”会上,针对网友有关华伦事件的提问,富阳市市长张锦铭首次作出回应。“情况出乎我们市委市政府的预料,华伦目前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的艰难,处置的难度也非常大。”他说,对华伦下一步如何处置的问题,市委市政府现在还正在研究,还没有形成初步方案,“预计下周会有结果”。

张锦铭认为,陈建龙的战略是对的,但战术不太对,造成投资失控,资金链断裂。对于拖垮华伦的民间借贷,他说:“一旦一个企业涉及民间借贷,那这个企业迟早是要出问题的。”

富阳市政府人士表示,华伦集团现有职工4650人,离退休职工近3000人,并涉及其他企业的互相担保,影响范围比较大,对华伦集团的最终处置方案必须要考虑多方面因素。

铸剑手游

彩票app哪个正规

皇室战争无限宝石金币版

萌宠冒险记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