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块成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砌块成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债危机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契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0:11 阅读: 来源:砌块成型机厂家

欧债危机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契机

他是宏观调控的支持者。他认为经济刺激政策是有必要的,但是执行中出了一些问题。他如何看欧美新危机以及未来中国的经济走势?近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峰。  美国进入了长衰退周期  记者(以下简称“记”):有关人士认为,欧美债务危机会将全球经济拖入一个所谓的二次探底,你认同这一说法吗?  殷剑峰(以下简称“殷”):有这种可能性,但是,美国和欧洲的情况不太一样。  我们可以看到截至今年二季度,在主要经济体中,就是遭受危机的美欧主要经济体中,都没有恢复到2008年二季度的GDP的水平。综合起来看,发达经济体遇到的这种经济增长乏力或者衰退,在未来几年可能都将持续,而这种现象是自1929年大萧条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  记:欧洲问题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殷:按照马斯特里赫德条约,或者欧洲增长与稳定公约规定,财政赤字不得超过GDP的3%,那么希腊会想出一些招儿去欺骗欧盟,这些国家希望通过财政的扩张来推动本国经济的发展。这实际上反映了什么?欧洲作为一个统一的货币区,尽管它货币统一了,但是,它财政没统一,这是它的一个致命伤。  中国救欧洲要有前提条件  记:如何看中国救欧洲的说法?  殷:我们如果去救欧洲,是用我们的三万余亿的外汇储备去救,去买欧债。买欧债,我想得有两个条件。第一,应该要求相应的国家或者欧元区提供实物资产担保。第二个条件是应该用人民币计价,这样不会承担大幅度风险,还可以比较迅速地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中国有弹药应对二次萧条  记:如果危机继续恶化,应该进行二次刺激吗?  殷:如果真的出现了恶化的情况,中国政府手中的子弹还是比较充裕的,因为我们知道从2010年开始,宏观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事实上已经开始收紧了,所以,一旦真正出现了这种比较剧烈的内忧外患,我相信目前事实上紧缩的这种货币政策,是可以有能力,也应该放宽。  我们现在看到很多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包括前一段时间浙江那边出现的所谓老板逃债,实际上都反映了钱比较紧,所以这一段时期,我们的政策已经相当紧缩了,而在这么紧缩的政策条件下,GDP平均还能达到9%以上,所以,中国经济应该说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对结构调整有信心  记:欧美债务危机会影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吗?  殷:是,从“十一五”到“十二五”都讲中国经济要进行结构调整。就是从过度依靠外需转向内需,从内需中过渡依靠投资转向依靠消费。但这次刺激政策带来的一个负面效果,就是经济结构没有像我们预想的,向内需转移,特别是向内需中的消费转移。所以,如果未来中国经济真的面临内忧外患的问题,经济要调整,我觉得还是刺激政策,肯定不会再像2009年那么猛。我相信,从政策层、学术界现在都已经形成了共识,就是中国经济要调结构,并且是要承受一定成本去调结构。  事实上,现在正在调整,而且,欧美债务危机也给中国提供了这个调整的一个契机,就是如果欧美债务危机继续延续,并且形成比较长期的衰退的话,那么,中国依靠出口的格局(因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欧盟欧元区,第二大是美国)依靠出口的格局就会被迫停止,所以,会自然转向消费。而且,从现在各方面的政策来看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争议很大的关于个人所得税问题调了几个点;再比如说现在对农村医疗、教育,中央政府要开始承担中央政府的责任,这个都反映了我们在减轻居民的后患,因为中国居民储蓄高主要是担心养老医疗这些问题,在增加居民的收入,在往这个方向努力,我想这已经成为共识了,无非是现在需要继续大力的推行。不过,这样的政策出台,产生的效果不是说马上就能够立竿见影,它有个政策的滞后期,特别是这种税收、财政政策。  反感经济学家夸大其词  记:你最钦佩的经济学家是哪位?  殷:国外的,应该说我最敬佩的是熊彼特。因为经济学是一个很庞大的一个学科,所以,各个领域有不同的优秀的经济学家,熊彼特在经济长期增长方面提出了很独到的看法,但是,在短期的宏观经济周期、宏观经济政策方面,像凯恩斯、弗里德曼我也都很佩服,然后,再像上世纪70年代开始崛起的一个经济学家,国内可能提得比较少,一般民众可能不太知道,叫卢卡斯,他提出理性预期,我也很钦佩。我敬佩他们是因为他们在某个领域做出的明确的贡献,我看到他的成果,就是正儿八经的经济学的成果,所以,我敬佩很多人。  记:你最厌恶的经济学家是哪个人?  殷:我从来没觉得我厌恶谁,我只是说在某种场合下,你这种观点,比方说,需要经济结构转型了,你拿凯恩斯的观点,我就认为这个时候凯恩斯比较讨厌;如果需要凯恩斯刺激政策的时候,你说要来一个创造性的毁灭,那我觉得熊彼特比较讨厌,所以,这个取决于不同的场合,没有最讨厌。  记:你觉得经济学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殷:提出正确的问题,并且用受过训练的方法去回答这个问题。  记:你觉得最恶劣的品质是什么?  殷:最恶劣的品质就是夸大其词,只说结论,只说观点。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