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块成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砌块成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熹宗朱由校光论木工技艺远超三皇五帝的奇葩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6:58 阅读: 来源:砌块成型机厂家

明熹宗朱由校:光论木工技艺远超三皇五帝的奇葩

万历帝一开始就看不起宫女出身的朱常洛母子,万历帝一心想立爱妃郑贵妃之子朱常洵为太子,但却屡屡遭到众大臣的强烈反抗,从而展开了长达二十年的“国本之争”。于是,万历帝以拖延战术、消极倦怠来对抗满朝文臣和发泄内心的不满。万历一朝,破了其祖父嘉靖帝二十年不上朝的记录,他本人曾长达二十余年不视朝。当群臣建议立储君的时候,万历帝以各种理由拒绝让朱常洛出阁读书。直到20岁时朱常洛才被册立为皇太子,朱常洛一生加起来不过读了几次书,基本上算是一个半文盲了。

朱由校的父亲朱常洛素质如此,那他自身的文化水平也好不了哪里去。直到万历帝于1620年去世时,已经16岁的朱由校竟然没有读过一天书!这不可不谓是中国古代皇室的一大奇闻。

随着年龄的增长,朱由校对于木工、泥工、瓦工、雕刻、油漆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兴趣。特别是在木工方面,半文盲的朱由校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京师的能工巧匠与木匠皇帝朱由校相比,差的不仅是一个档次!天启年间,紫禁城的某大殿毁于火灾,明熹宗闻讯后不胜惊喜,以为这是一个自己表现的机会,于是木匠皇帝亲自规划大殿的重修工作,亲自起草图纸以及相关的设计事宜,事实证明其效果绝不输于当时一流的工程师!据说,明熹宗本人的御床就是他自己亲自设计并制造的,他的床可以自由的折叠,携带也甚为方便,而且轻巧结实,在当时确属第一流的工艺。他曾经亲自用大木桶、铜缸之类的容器,凿孔,装上机关,做成喷泉等各种水戏,忙得乐不可支。更多的时候,他是锯锯刨刨,制成各种精巧的楼台亭阁,还亲自动手上漆彩绘。他做的雕刻木器砚床、梳匣、护灯小屏等木质艺术品,十分精致。他还让小太监拿到集市上去出售,价值不菲。连当时京师一流的木匠也不得不惊叹皇帝的木艺之高超,这在中国古代史上不得不说是一大奇事。

魏忠贤曾给小皇帝从京军神机营中选调一批火器,再从宦官中选择一批年轻精壮者,组织一支上百人的火器队,经常在宫苑里给皇帝一人表演阵法。天启帝朱由校玩得兴起,也会自己亲自上阵,有一次火铳走火,还差一点伤到自己。又一次,他自己指挥三百人的太监军队,让皇后张氏指挥三百名宫女军队,玩两军对垒的游戏。张皇后感觉有失身份,托辞身体不适回宫休息。熹宗玩兴大起,竟然从宫女中挑选了一位代替皇后指挥。这种玩法,与他的前辈武宗皇帝相比,是何等的相似。

朱由校在木匠功夫上表现出了凡人少有的天分,在政治上不得不说是一大白痴。天启一朝,把宦官专权推到了明代历史的的高潮,这与明熹宗朱由校本人的昏庸不无关系。在朱由校登基之初,迫于群臣的压力,朱由校一度把奶娘客氏送回了家里,但朱由校本人对奶妈客氏极有感情,客氏走后,朱由校茶不思饭不想,形容日渐憔悴。于是 ,在这种情况下,客氏重新回到了宫廷。一心致力于木工事业的朱由校对政治表现出了极大的冷淡,使客氏与魏忠贤得以结成统一战线,并形成了强大的宦官势力集团。阉党的得势,即意味着东林党的失意,特别是天启后期,阉党对东林党进行了大规模的打击,明代的宦官势力达到了顶峰。据史料记载,魏忠贤等人经常趁明熹宗在木工做的正火热的时候奏事,明熹宗往往批答一句:“尔等尽力去办,知道了”。

在这种情况下,魏忠贤等人往往得以矫旨铲除异己,从而树立起了自己绝对的权威。魏忠贤的淫威可谓登峰造极,对他的个人崇拜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种个人崇拜突出地表现在生祠的建造上。当时,上到宗室藩王,下到地方官都掀起了一阵为魏忠贤建生祠的热潮。据说,就连大名鼎鼎的袁督师袁崇焕也曾为魏忠贤建过生祠。

孙承宗是朱由校的帝师,曾受到朱由校很大的信任,连当时权势显赫的九千岁魏忠贤对其也有所顾忌。天启年间,蓟辽督师孙承宗曾打算前往京师朝见朱由校,此举引起了魏忠贤极大的恐慌。由于孙承宗身为兵部尚书督师蓟辽,手握重兵,魏忠贤以为孙承宗是来“清君侧”,千方百计地阻止孙承宗入京。于是魏忠贤亲自觐见朱由校,地点是朱由校的寝宫。朱由校说好久没见老师了,很想念老师,表示要见见老师。魏忠贤想尽了办法,于是绕着御床,从朱由校的床头哭到了床尾,又从床尾哭到了床头,朱由校心有触动,下旨让孙承宗回到山海关了。

天启帝的皇后张氏,甚为贤淑。她不满于客氏与魏忠贤祸害朝政,曾在寝宫看史书,天启帝朱由校问其所看何书,张皇后答曰:“《赵高传》”。朱由校听后只是默不作声。张皇后因此引了客氏和魏忠贤的嫉恨,其所生之子早早夭折就与客氏和魏忠贤大有关联。

天启时代的明帝国,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努尔哈赤的铁骑横扫东北,严重威胁明帝国北边的防御系统,从此明帝国不得不付出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对付新兴崛起的后金政权。于此同时,朝廷政治腐败,党争不断,阉党势力更是一手遮天。天启末年,已经酝酿了明末农民大起义的胚胎了。

天启六年初夏,朱由校与魏忠贤、客氏于西苑湖上游玩,明熹宗带两个小宦官,亲自划船嬉水,不幸落入水中。结果,两个小太监被淹死,朱由校本人得救。但朱由校受此惊吓,身体大不如前,终于天启七年七月病逝,年仅二十三岁。由于朱由校几个儿子都早早夭折了,朱由校驾崩前,召见了其弟朱由检,即后来的崇祯帝,说:“吾弟当为尧舜”。又说,要想安定天下,一定要重用客氏与魏忠贤。在旁聆听的朱由检只是频频点头。纵观明熹宗朱由校一生,他其实是个怪皇帝。

朱由检即位不到数月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铲除了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从此进入了崇祯一朝。只是,崇祯一朝的大明江山已是摇摇欲坠,处在历史的风雨飘摇之中了。

北京干细胞机构哪家好

北京批准的干细胞医院

中国最大的干细胞公司

nk免疫细胞疗法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