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块成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砌块成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19:02 阅读: 来源:砌块成型机厂家

我拼命地跑,一口气都不能歇,等我跑到车站的时候,还好,还来得及,末班车还没来,总算可以喘口气了,我靠着站牌,看看腕上的表,好险,差五分就10点了,我叹了口气,每天都是这样,累得个要死,工作啊,辛苦啊!我环顾四周,小小的车站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抱住双肩,夜风吹来,阴冷,阴冷的。

远远地看见车来了,司机是一个小伙子,可能是要赶着下班吧,他并没有将车停稳,只是慢慢滑着,打开了车门,我一个箭步跳了上去,车上也是空空如也,象这样的专车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能赶上个两三次,因为实在是太晚了。

我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把腿伸到前排的座位上,反正没有人,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了,我合上了双眼,任车晃着,休息一下吧,每天超负荷地工作,实在是太累了。

突然,车刹了一下,我睁开了眼,到了吗?我看看,还没有,却发现前排座位不知什么时候上来了一位女子,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她穿着一条无袖的白色连衣裙,真的有些奇怪,已经是初秋了,还穿得这么少,我正想着,她却回过头来,雪白的一张脸,就连唇也是白色的,她对我一笑,“这么晚一个人搭车,不怕吗?”

我也一笑:“怕?怕有什么用,还不是得坐吗?”

“那倒也是,你每天都坐这班车吗?”她又问。

“那也不一定,不过大多数情况是的,我几乎每天都加班的。”

“那我想问你,你有没有拾到一条手链呢?”

我很惊讶?:“手链?那倒没有呢,你东西掉了?”

“哎,我都掉了好久了,一直都在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她幽幽地说。

“什么样子?贵吗?”我问她。

“金的,很漂亮的,上面坠着小小的翠玉,值不值钱我就不知道,是我男朋友送给我的。”她的脸上有着淡淡地哀伤。

“啊,是个纪念品啊,不过你也不要伤心了,这种东西丢了很难找得回来的。”我说。

她笑笑,不语。

“我会一直找下去的。”隔了好久,她又冒出了这样一句话,让我觉得有些好笑,真是一个执着的人。我不说话了,继续闭了双眼,休息。

“到了!”前面的司机大声在叫。

“哎,谢谢!”我站起身,却发现前排座位的女人不知道什么已经下车了,奇怪,我怎么一点也没听到呢,今天真是睡得太沉了,我平时都不是这样的,多亏了这位司机,如果不是他,我可能会坐回总站去呢,想想,我跑到了驾驶座,“真是谢谢你了!”我大声地说。

“谢我什么?”小伙子觉得我很奇怪。

“谢你叫我下车,我睡着了,睡得太沉了,连别人下车都不知道,如果你不叫我,我还要跟着你坐回总站去呢。”我说。

他笑了起来:“看样子,你真是睡糊涂了,我这是末班车,而且这班就你一个乘客,你老坐我的车的,我当然要叫你了,别人,哪里有别人呢?”

我愣在那里,我有那么糊涂吗?

“下吧,快下吧,我赶着收班呢!”他大声地说。

我糊里糊涂地走下了车,站在原地,想了好半天,我明明看见一?雠说模一购退祷袄醋牛宜苛耍炕故撬苛耍空媸堑模遗呐淖约旱哪源残碚媸亲约核苛嗽谧髅伟桑Γ】囱邮抢鄣模蚁胱牛煤煤眯菹⒁幌铝恕?/p>

仍旧是满天星斗,凉风习习,我缩了一脖子,走出了公司的大楼,又开始了我的百米冲刺!

一口气冲到汽车站,还好,刚刚赶上摇摆而来的末班车,唉!还是空空如也的车厢,依旧是我一个人,专车咧!我不禁又要苦笑,照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拉上车窗,秋意浓浓可不能冻坏自己。关了窗,我又把腿伸到前排的座位,睡一觉再说吧,我合上了双眼。

“你又睡了?”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好象离我很近,我的耳朵有些痒痒的,我睁开了眼,是她,她居然坐在我的身旁,“你,你干嘛?”我的声音有些颤。

“没什么呀,看你睡得这么香。”她还是那身白色的连衣裙,胳膊露在外面,这种天气还穿成这样。

“你不冷吗?”我问她,“天气已经凉了的,还穿这么少,当心冻坏了。”

她的嘴角向上扯了一下,“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习惯了什么?”我真有些不解。

她还是扯了扯嘴唇,却什么也没说。

“你看见我的手链了吗?”她问我。

“你问我吗?如果我没记错,你以前问过我的。”我惊讶地看着她。

“我是问过你的吗?那我再问一次不行吗?”她的脸惨白,惨白,眼睛突出来了,瞪着我,我哆嗦了一下,“我是真的没看到,你凶什么?”

她的脸好象是僵硬的,那骇人的表情好久才收回去,“那它去哪里了呢?”她幽幽地说,“我还得找。”

我在心里暗暗地嘀咕,一定是个疯子,真倒霉,老是碰到她,这种疯女人,怎么没人管,半夜跑出来吓人。我不再理她,闭了眼睛,继续睡觉。

车猛地刹了一下,我醒了,看看,快要到了,身边那个女人又不知?涝谑裁词焙蛞丫鲁盗耍胂刖醯糜行┕殴郑吡耍以趺床恢溃课遗艿郊菔蛔?ldquo;哎,师傅,那个女的什么时候下车的?”

“什么女的?我这车上,就你一个女的,全程都只有你一个人啊!”司机说。

我觉得头皮发麻,不会吧,两次都这样?“不是啊,我刚才身旁明明坐着一个女的,她还和我说过话呢?”

“女的,丫头,你睡迷糊了,作梦了吧,我这趟末班车,就载了你一个人的。”

我觉得我的腿肚子在抖,我一个人,作梦,绝对不会的,那个女人,是?

“丫头,我们站里都知道你了,一个女孩子总是搭末班车,挺不安全的。”

“谢谢您,可是老加班没办法的。”我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没有人,真的没有人,当然除了我,我很害怕。

车到站了,我头也不回的窜下去,一路小跑,好象感觉有人在身后追我一样,我撞鬼了,我想大叫!

整整一个星期,只要是加班,我再也没有去赶末班车,我怕,真的很怕,我打的,打得荷包里空空地,我捏捏被挤得干干的钱包,很无奈,下个星期又当如何,没钱打的咧,我愁眉苦脸,她为什么老是找我?好象听人说过,只所以鬼魂徘徊人间不肯离去,是因为她有心愿未了,如果了了,她自己就会走了,想到这里我有了主意。

我来到了533,也就是我常坐的那班车的总站,真是的,他们那里的人那象都认识我,“你来了。”大家纷纷和我打招呼,我笑着点点头,“我想打听一件事情,我有个朋友的表妹好象前段时间在你们当班的那个路段出了事情,你们知道是哪里吗?我想要去拜祭一下,因为我的那个朋友托了我,他本人不在国内的。”

一位老师傅听了我的话说:“你是说是不是一个年轻的长头发的姑娘?”

“是吧。”我胡乱说着。

“唉,真是的,是那个小刘当的班。”他指着旁边的一个小伙子说。

小伙头也不抬,根本不理我。

我接着问老师傅:“是怎么一回事?”

“都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那天是小刘的末班吧,有位姑娘一个人搭他的车,到站以后,那个姑娘下了,小刘赶着交班,就把车开得很快地走了,好象那位姑娘有东西落在车上了,她去追,结果黑灯瞎火的,被岔路口冲出来的一辆车给撞了,当场就没了,很惨的。”老师傅摇着头,“我们都还不清楚,后来是听车站边上的小店的店主说的,他说那女孩子穿着一条白裙子,血流得到处都是,惨了!”

我一边听老师傅说着,眼角却瞅见了那个小刘走了出去,他的脸色很阴沉。

“谢谢你们,我知道了。”我赶忙也跟了出去。

“哎,刘师傅!”我叫他。

“干什么?”他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我,一脸的不耐烦。

“我想问您点事,有人托我的。”

“你刚才不是已经问了吗?”他说。

“我想知道你捡到一条手链没有?坠着小小翠玉的金手链?”

“干什么?没有!”他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掉头就走。

助孕生子有哪些机构

惠州有治白癜风医院吗

汕尾市白癜风医院

常州做试管哪家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