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块成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砌块成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五章男色媚主-【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59:13 阅读: 来源:砌块成型机厂家

汉哀帝刘欣担任大汉公司第一把手的时候,只有21岁。这个年龄,对男人来说,就是荷尔蒙发达的年龄。也就是说,这个年龄段的男人,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会在他心里留下深深的涟漪。刘欣碰到的那个美好的事物,与他同类,是一个男人。

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是一个男孩儿,因为他只有15岁。如果放在今天,15岁的年龄,其实就是一孩子。这样的孩子,也就初三左右,正是荷尔蒙唤醒,情窦初开的年纪,阳光而朝气,充满活力,更充满幻想,包括对未来满怀憧憬。

然而,那个时候的这个男孩儿,已经在宫里上班。按今天的话说,他已经是中央部委的公务员。那一天,这个男孩子正在值班,因为他正是负责报时的侍郎。

正在这个时侯,刘欣走了出来。刘欣这人,其实是属于不大敬业的那类同志。尽管已经登上皇帝的高位,但国事政事,显然弄得他头疼欲裂,也心烦意乱。他出 来,纯粹就是无聊乱逛,根本就没有目的。但是,不好意思,他刚好就看到了这个孩子。其实,在宫里大大小小部门工作的各类侍郎,多得要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侍郎,会引起堂堂皇皇大汉皇帝的注意。

很不幸,这位侍郎,就让刘欣目不转睛。

因为,他太美了。

这位侍郎,就是著名的董贤。

请大伙儿原谅,我其实没有描述董贤究竟美艳到了何等程度的意思,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刘欣看到他的时候,其惊喜的程度,用四个字可以概括,这四个字是:一见钟情。

2000多年过去了,董贤究竟长个什么样,其实没有人知道。自古以来,我们的学者就会自以为是地猜测,董贤一定娇艳如花,就算六宫粉黛,也当黯然无色。包括我们今天的N多学者,也把董贤直接就描述成比美女更美的“伪娘”,时不时地,他就要嗲声嗲气,搔首弄姿。

真的是这样吗?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董贤的故事,也以为他长得就如同一位娇柔的妹妹。但是,前不久我写过一部作品《非典型情感——重庆gay调查》,我为了真实地 反应这一状态,我查过N多的无法计数的gay的资料,古今中外的资料,都曾认真阅读。曾经进入过N多的gay聊天室,加过N多的gayQQ群,至少与N千 个gay朋友有过交流,年龄段从15岁左右到60多岁的朋友,都有过直接的接触,面对面交谈。

我得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结论,无论古今中外,也无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基本上无一例外地都极为反感、甚至根本就是恶心着一类男人。这类男人,恰恰正是“伪娘”。

因为,如果他们喜欢伪娘,何不直接就喜欢姑娘?

伪娘,就如同隆了胸的乳房,它真实吗?

有男人会喜欢那种硅胶的乳房吗?

我想,答案不用我说,地球人应该都会知道。当然,也有特例,那种恋物癖除外。

这基本上就是一个长久以来的误区,以为gay,就是娘娘腔。

其实,事情恰恰相反。

我在写作那部《调查》时发现,我所交流接触过的gay朋友,其实真正喜欢的,正是男孩子的阳光与活力,包括他们的纯真与朝气。当然,也有朋友喜欢成熟稳 健的男人。但的的确确没有一个,会喜欢伪娘,包括伪娘们的搔首弄姿。当然,舞台上、电视电影中那类反串角色,除外(这个,毕竟是艺术,而且有专业的培训, 包括演员们自己的刻苦训练。实实在在,与性上腺无关)。

我相信,那个时候的董贤,其实正好就是我举出的前一种类型的男孩儿。

恐怕他的长相,的的确确。

他让刘欣的眼睛,顿时发亮。

我还以为,可以让大汉皇朝皇帝目不转睛的,除了他的长相之外,更重要的,恐怕是他浑身上下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朝气蓬勃的活力。

这样的男孩子,其实无论gay者,都会喜欢。

以我们后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董贤遇上刘欣,其实真的不知道是他的运气,还是他的不幸。尽管他的确富贵加身,尊荣也无人可以比拟。从史料中我们发现,刘欣是真爱董贤,基本上就到了如痴如迷的状态。

我在写作前述所说那部《调查》的时候,有无数的朋友问过同一个问题:胡宁叔叔,你相信gay中会有真情吗?

我曾经不厌其烦地回答:是的,我相信。因为,人间本就有真情。这中间,当然就包括gay。

同样地,刘欣与董贤,他们会有真情吗?

很长一段的时间,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因为,刘欣是皇帝,他掌握着董贤包括董贤整个家族的兴盛与衰亡。我相信,在他们两人最初的接触中,董贤肯定要被动很多,从史料中反映出来的状态,董贤也没有主动地巴结权贵。他就是不小心被刘欣看见了。

在这两人的整个交往过程中,我没有发现董贤究竟有过什么错,但是,他为什么就是当之无愧的《佞臣转》中的主角?

难道,一个人追求美好的爱情,会错吗?

因为得到皇帝的垂爱与宠幸,董贤在一夜之间,即,巴结谄媚者,趋之若鹜。但是,实事求是讲,董贤并没有做过什么徇私舞弊的事情,而且,也没有看见他有索贿受贿记载。他的所有的富贵与荣耀,全是皇帝的赏赐。

因为,这位情种皇帝,太喜欢他了。

在《汉书》中有一个记载,就在刘欣临幸董贤之后的某天中午,两人相卧午睡。刘欣醒后要起床,但衣袖却被熟睡的董贤压着了。刘欣为了不打扰董贤的美梦,竟然用剑将自己的衣袖割断。

仅此一例,就可见刘欣对董贤的宠爱程度。

这个故事,就是“断袖”的由来。

在这里,我其实无意描述过多描述两人的卿卿我我,也无意渲染他们的性爱PT。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他们的爱情,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真情。

但是,历史也好,后人也罢,对他们的这段恋情,其实有诸多的不公。

特别是对董贤不公。

实事求是讲,刘欣是昏君,无所作为也别无建树。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与董贤无关。董贤,不过就是在真诚地报答刘欣,也的确他的富贵荣耀,也来源于刘欣。从史料中显示,他报答刘欣,也是出于真情。

史料中说,刘欣因纵欲过度一病不起,直至呜呼哀哉。

终年26岁,在位仅仅7年。

刘欣的纵欲过度,就一定是董贤之错吗?从之后的董贤的表现,我个人认为,也是一种真性情的自然反映。尽管他的确感到了恐惧,也明白即刻就招揽了大权的太皇太后王政君的用意,就是要把刘欣之死的责任推在他的头上。

但是,就算如此,他也没有自杀的必要。

至少,从他的家人可以从容地将他夫妻安葬来看,如果他生的欲望强烈,完全可以跑嘛。因为他有足够的时间跑路,至于最终能否逃脱被杀的命运,还是未知数,但这也是有得一搏的空间。

董贤选择了自杀。

这中间,就真的没有对那份真情的眷顾与怀念?

这中间,就真的没有那份至死相随的真诚心愿?

他已经死了,而且已经被俺埋。但是,却有很多的德高望重的同志,极端的不服气,一定要把他从棺材里面掀出来——这难道就不是在发泄那种小人的嫉恨?

翻开《现代汉语词典》,对真情的解释有两个,其中一个是:真诚的心情或情感。

对真诚的解释是:真实诚恳,没有一点儿虚假。

换言之,真情就是:真实诚恳没有一点儿虚假的情感。

我想说的就是,刘欣和董贤,其实就是一对真情自然表露的恋人。他们俩的事迹,并不具有歌颂的价值,但同时,也没有嘲笑鞭挞的必要。

他们俩,不过就是一对真性情的恋人,如此而已。

我的这篇小文的标题,与实际的内容,有滴滴儿的不大相符。实事求是说,这个故事,其实不是男色媚主,而是主媚男色。

汉哀帝去世后,西汉皇朝的历史,就进入了倒计时。这个时候的西汉皇朝,早已经千疮百孔奄奄一息,就如同那匹即将倒桩的骆驼。因为他身体上的负重,已经到了极限,就差那最后一根稻草。

这颗稻草一旦放在骆驼的背上,这匹骆驼将会无可争议地,被压垮。

那么,谁?或者什么事件?就是压垮西汉皇朝的最后一颗稻草呢?

欲知后事,胡宁将在下一篇小文中,告诉大家。

北联生物nk免疫细胞

301医院肿瘤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

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